<tbody id="46dhq"><pre id="46dhq"></pre></tbody>
    <tbody id="46dhq"></tbody>

      <button id="46dhq"><object id="46dhq"></object></button>

      <ol id="46dhq"><object id="46dhq"><input id="46dhq"></input></object></ol>

    1. 關于孔子的名言和傳說故事(十則)

      思而思學 2021-08-03 14:11:18

      我們講孔子的事跡,主要是想使大家看一看孔子在當時是怎樣生活著的。以及當時的人(各式各樣的人)怎樣看待孔子的。——李長之

      無論談孔子的歷史地位也好,無論談孔子的具體貢獻也好,我們一定要避免個人崇拜。這不只因為個人崇拜是不應該的,是會產生毛病的,而且因為夸大個人在歷史上的作用首先是不合乎事實的,是不科學的。——李長之

      講儒家。就先要講孔子——孔子是奠定中國儒家的思想的人,也是把中國民族所有的優長結晶為一個光芒四射的星體而照耀千秋的人。——摘自《中國文化傳統之認識上:儒家之根本精神》

      《孔子的故事》中的孔子并不因為李長之在文獻上的言必有據而顯得古板無生氣,恰恰相反,在他的筆下,兩千五百余年前孔子栩栩如生的面影經常活躍在字里行間。——于天池李書是 孔子是儒家的創始人,他有一套雖不周密而相當完整的思想體系和政治見解。孔子思想中最光輝的一點,是提倡“仁”,仁就是“愛人”。這反映了當時社會的現實,反映了由于奴隸制的漸趨瓦解而產生的當時庶人(廣大人民)的抬頭。孔子首先把文化知識普及到人民中間去,就是這種現實以及反映這種現實的人道精神的具體表現。

      (一)百姓的安危與個人尊嚴哪個更重要?

      孔子去拜見季康子,季康子很不愿意聽孔子的話,孔子就又一次去拜見。

      孔子的弟子子路說:“我聽夫子說過:‘王公大人如果不按禮儀來詢問就不做任何舉動。’現在您去拜見擔任司寇的季康子,是不是稍微頻繁了一些?”

      孔子說:“魯國人憑借人多勢眾而互相欺凌,憑借著兵器而相互殘害的時間已經很久了,然而負責的官員卻不加以治理,你認為魯國百姓的安危與按照禮儀來問我,這兩方面相比較,哪一方面更重要呢?”

      于是,魯國人聽說孔子這個說法以后,說:“圣人將要治理國家了,我們怎能不先自己根據法令處罰自己的過錯呢?”

      從此以后,國內沒有了互相爭奪的事。

      孔子對弟子說:“距離山頭十里路,仍然能夠聽到螻蛄的叫聲,從政治國,沒有比順應百姓的心意更好的辦法。”

      (二)有法律卻用不到才好

      魯國有父子兩人打官司,季康子說:“殺掉他們。”

      孔子說:“不可殺。民眾不知道兒子狀告父親不是好事,已經很久很久了,這是上級官員的過錯啊。如果上級官員有道義,那么這樣的人也就不會有了。”

      季康子說:“治理百姓以孝道為本,現在殺掉一人而懲治不孝之徒,不是也可以嗎?”

      孔子說:“不先用孝道來教化就采用殺戮的方式,這是暴虐地殺害無辜。三軍打了敗仗,不可因此而殺掉軍兵;訴訟之事處理得不正,不可因此而用刑罰進行懲罰。上級官員先行教化而能使百姓服從善政,那么,百姓就會順風而從。自身行得端正,然而百姓不順從善道,然后再設置刑罰來加以懲治,那么,百姓就能知罪了。幾尺高的墻,百姓不能越過;幾百尺高的山,即使是兒童也可以一步步地登上山頂。這是因為循序漸進。如今的情況是,仁義已經衰落很久很久了,百姓怎會不違背仁義呢?《詩經》中說:‘使民不會迷心性。’當初,君子引導百姓而使百姓不迷失心性,因此可以不用威嚴暴戾之法,設置了刑罰卻可以不使用。”

      于是,狀告父親的兒子聽說了此話之后,就請求放棄狀告了。

      (三)史記中關于孔子的一個故事

      孔子出生在一個破落的貴族家庭,其父叔梁紇是在66歲時才娶到20歲的妙齡女子顏徵在并野合而生孔子。孔子3歲時,叔梁紇就去世了,其母顏徵在不得不把希望寄托在幼小的孔子身上,竭盡全力去撫養和教導他。

      《史記.孔子世家》記載說:孔子為兒嬉戲,常陳俎豆,設禮容。即是說孔子小時候就不像一般的兒童那樣好玩耍,而是經常把祭祀時存放供品用的方形和圓形俎豆等祭器擺列出來,練習磕頭行禮。這種禮儀于現在當然是不可思議的,而在當時卻是很自然的。孔子從小學習和喜歡練習禮儀,這除了社會的耳濡目染外,還與顏徵在的家庭教育分不開。顏徵在很希望兒子將來能回到貴族行列中去,故讓他學習禮儀以作為階梯。孔子果然不負母望。年少好禮:得到公認。

      孔子在十六七歲時,其母顏徵在又不幸去世。這對孔子是一個很大的打擊。但是,由于他自幼受到嚴格的母教,已經懂得一些“禮”和“為人外世”的道理,所以在含悲處理母親的喪事中,并不慌亂,努力使其符合當時的習俗和禮儀。

      孔子的父親生前是陬邑大夫,按禮儀其母要與之合葬。可是叔梁紇去世時,孔子只有3歲,根本不知父親墓穴確址。而其母當時則是少年寡婦,按習俗要避嫌,不能相從送葬,因而也不知墓在何處,更不可能在生前告訴孔子父墓所在處。為了打聽父墓以便將父母合葬,孔子只得把母親的棺柩停放在路口,借以引人注意,好問父墓處。后來有一位與顏徵在很合得來的鄰居知道了,就將叔梁紇的墓處告訴了孔子,這才使孔子得以將父母合葬于一個叫作防的地方。

      孤兒孔子合葬父母的這一舉動及其過程,非常符合當時十分崇尚的“禮”的要求,故受到時人的稱贊。

      (四)無眾如何守?

      魯哀公向孔子問道:“我想在國力弱小的時候就防守,國力強大的時候就向外攻占擴大,有什么辦法呢?”

      孔子說:“如果朝廷有禮義,上下能夠相互親近,國內的民眾都是您的百姓,您將要攻占誰的地方呢?”如果朝廷沒有禮義,上下之間不相親近,國內的百姓都會成為您的仇敵,您將跟誰來防守呢?”

      (五)后悔莫及

      高墻上面厚而下面薄,不一定會坍塌(tan1 ta1),但是,下起大雨的時候,大水沖擊的時候,卻必然會先坍塌。

      草木的根扎得淺,平時不一定就會歪倒,但是,在狂風暴雨襲來的時候,卻必然會先被連根拔起。

      君子在國家之中,不崇尚仁義、尊重賢臣以處理各種事務,不一定會亡國,但是,一旦有了特殊的事變,遇到諸侯互相爭戰的時候,人忙著逃跑,車子飛奔,禍患突然降臨,才開始產生憂愁,以至于喊得口干舌燥,仰天長嘆,希望著獲得安寧,豈不是太晚了嗎?

      孔子說:“事前不謹慎小心,而過后悔恨,唉!即使悔恨也已經來不及了。”

      (六)進善關鍵在于任賢

      齊國國君向晏子問道:“成立政事最令人憂患的是什么?”

      晏子回答道:“最令人憂患的是善惡不分。”

      齊國國君道:“怎么樣分別是善還是惡?”(關于孔子的名言和傳說故事:

      晏子回答:“審慎地選擇左右大臣。左右大臣能夠善,那么,群臣同官就都能各自得到合適的人選,從而使善惡分明。”

      孔子聽說之后說:“此話絲毫不錯。善言能進入朝廷,那么,不善之言也就沒有途徑進入朝廷;如果沒有人進善言,那么,善言也就沒有途徑進入朝廷了。”

      (七)不尊賢、不遠不肖都會怨

      子路向孔子詢問道:“治理國家應該怎么辦?”

      孔子說:“在于對賢德的人尊敬,讓不肖的人處于卑賤的地位。”

      子路說:“范中行氏就是這么做的,為什么結果滅亡了呢?”

      孔子說:“范中行氏雖然好像是對賢德的人很尊敬,但是,他并不任用賢德的人;雖然讓不肖的人處于卑賤的地位,卻不能讓不肖的人遠離自己。賢德的人因為范中行氏不任用自己而怨恨他,不肖得人因為范中行氏讓他們處于卑賤的地位而仇恨他。賢德的人怨恨他,不肖的人仇恨他,這種怨恨再加上仇恨,范中行氏如果想不滅亡,怎么可能呢?”

      (八)為君之道

      魯莊公二十八年,魯國遭遇了災荒,大臣臧孫辰提議向齊國買米。

      孔子說:“君子治理國家,一定要準備下三年的積蓄。遇到災荒的當年就向別的國家買糧食,這是國君的失職。”

      (《春秋繁露·王道》)

      孔子說:“國家有道,即使是刑罰增加了,也等于沒有刑罰。國家無道,即使把所有犯法的人都殺掉,也永遠殺不盡。”

      (《春秋繁露·身之養重于義》)

      孔子說:“商湯與周武王并非因為一方面的善而興盛起來的,夏桀、商紂并非因為一方面的惡而亡國的。夏商周三個朝代的興亡,在于平時的所作所為,平時積聚的善多,即使有一方面的惡,這也只算是過失,不足以使它滅亡;積聚的惡多,即使有一方面的善,這也只算是無意之中碰上的,不足以興盛。”

      (《潛夫論·慎微》)

      (九)孔子誤會了顏回

      有次孔子受困在陳蔡一帶的地區,有七天的時間沒有嘗過米飯的滋味。

      有一天中午,他的第子顏回討來一些米煮稀飯。飯快要熟的時候,孔子看見顏回居然用手抓取鍋中的飯吃。

      孔子故意裝作沒有看見,當顏回進來請孔子吃飯時,孔子站起來說:「剛才孟李祖先告訴我,食物要先獻給尊長才能進食,豈可自己先吃呢?

      顏回一聽,連忙解釋說:「夫子誤會了,剛才我是因看見有煤灰掉到鍋中,所以把弄臟的飯粒拿起來吃了。

      孔子嘆息道:「人可信的是眼睛,而眼睛也有不可靠的時候,所可依靠的是心,但心也有不足靠的時候。

      【啟示】

      常言道:「眼見為憑」,但眼睛所見未必是事情的真相,在平日我們可能經常以自己所見而下了判斷,判斷的根據可能依就以往的經驗,而經驗的形成卻是依每個人不同的背景與各種因素而累積的,或多或少夾帶著個人的主觀意識。

      如果只憑所見與經驗,同樣的事件卻因不同人而得到不同的結果。對“人”無形中造成了不必要的傷害;對“事”可能因目標錯誤而功虧一簣。

      所謂「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事情的真相須根據事實性、科學化作判斷,「經驗」、「眼見」往往是主觀的,不輕易的論斷才可避免許多的誤會。

      (十)顏回輸冠

      顏回愛學習,德性又好,是孔子的得意門生。

      一天,顏回去街上辦事,見一家布店前圍滿了人。

      他上前一問,才知道是買布的跟賣布的發生了糾紛。

      只聽買布的大嚷大叫:「三八就是二十三,你為啥要我二十四個錢?」

      顏回走到買布的跟前,施一禮說:

      「這位大哥,三八是二十四,怎么會是二十三呢?是你算錯了,不要吵啦。」

      買布的仍不服氣,指著顏回的鼻子說:

      「誰請你出來評理的?你算老幾?要評理只有找孔夫子,錯與不錯只有他說了算!走,咱找他評理去!」

      顏回說:「好。孔夫子若評你錯了怎么辦?」

      買布的說:「評我錯了輸上我的頭。你錯了呢?」

      顏回說:「評我錯了輸上我的冠。」

      二人打著賭,找到了孔子。

      孔子問明了情況,對顏回笑笑說:

      「三八就是二十三哪!顏回,你輸啦,把冠取下來給人家吧!」

      顏回從來不跟老師斗嘴。

      他聽孔子評他錯了,就老老實實摘下帽子,交給了買布的。

      那人接過帽子,得意地走了。

      對孔子的評判,顏回表面上絕對服從,心里卻想不通。他認為孔子已老糊涂,便不想再跟孔子學習了。

      第二天,顏回就借故說家中有事,要請假回去。孔子明白顏回的心事,也不挑破,點頭準了他的假。

      當時孔子和他的弟子們是魯國人,就是現在的山東人。戰亂紛飛的當時,一個國家俘虜了別國的士兵就將他們臉上刺字變成奴隸使用,魯國有很多戰俘在別國當奴隸。魯國政府為了解救這些奴隸就出臺一個優惠政策,如果人們將魯國籍的奴隸贖回的話,不但可以到政府報銷贖金還可以領賞。但是顏回在齊國贖回了很多奴隸既不去報銷也不去領賞,贏得了人們的稱贊,但是孔子卻很生氣地告訴他,你這個舉動將魯國的俘虜們害苦了,以后么有人敢贖他們了。顏回很吃驚,孔子說,你是富有階層能有大批的錢贖奴隸不要報酬,但是大部分的魯國人沒有這些錢,如果他們以后贖回奴隸后去報銷領賞的時候人們肯定會拿你作比較會瞧不起他,但是如果不去報銷領賞的話經濟上又負擔不起。顏回醒悟后馬上去報銷領賞了。

      熱門推薦

      最新文章

      久播在线理论片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