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46dhq"><pre id="46dhq"></pre></tbody>
    <tbody id="46dhq"></tbody>

      <button id="46dhq"><object id="46dhq"></object></button>

      <ol id="46dhq"><object id="46dhq"><input id="46dhq"></input></object></ol>

    1. 淺談李清照詩歌的風格特色

      思而思學 2021-08-02 10:49:58

      論文摘要:李清照的詩歌題材廣泛,愛憎分明,風格豪邁道勁,頗有大丈夫氣概,字里行間洋溢著慷慨激昂的愛國之情,善于使事用典,借古諷今,并具有浪漫主義色彩。本文將詳細論述李清照的詩歌風格,并探討其形成原因和其詩詞風格的相互影響。

      文翰寓品格,詩章見性靈。李清照是一位真正用心、用情寫作的詩人。她的詩作雖大多散佚,現在能收集到的不過十余首,但卻皆屬上乘之作。李清照詩歌的思想境界較詞深廣,內容題材也廣泛得多,不再拘泥于兒女之情,而是充斥著慷慨激昂的愛國之情、雄渾沉郁的家國之思和對人生的種種感悟。

      一、豪邁飄逸的詩歌風格

      李清照的詩歌風格豪邁遒勁,奇氣橫溢,頗有大丈夫氣概,善于使事用典,借古諷今,想象豐富,語意飄逸,具有浪漫主義色彩。李清照的詞或輕柔婉麗,或纏綿悱惻,而詩則大都是洗凈兒女氣的慷慨之音,整體風格與詞不同。

      《烏江》(也作《夏日絕句》)是李清照的一首流傳很廣的詩作。“生當作人杰,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全詩表達了一種積極的生活態度,生時要頂天立地做人中豪杰,死后也做鬼中英雄。全詩氣魄宏大,感情深沉,用項羽的不肯南渡對比偷安~隅的南宋君臣,從而達到借古諷今的效果。假若人們是初讀此詩,誰又能相信這會是出自一位經常詠嘆“綠肥紅瘦”、“怎一個愁字了得”的弱女子之手。《詠史》:“兩漢本繼紹,新室如贅疣。所以嵇中散,至死薄殷周。”此詩通過贊美嵇康,嚴厲地抨擊了那些賣國求榮、厚顏無恥地依附偽政權的士大夫,筆力強勁,震撼人心。《題八詠樓》:“千古風流八詠樓,江山留與后人愁。水通南國三千里,氣壓江城十四州。”這首詩是紹興五年李清照在金華時所作。氣象宏偉,感喟深沉。作者面對勝跡發出興亡之嘆,和一般的題詠詩不同,她把大好河山與祖國命運結合起來,以雄峻的筆勢,極寫了八詠樓的江河橫流、曠野無邊的景色,氣魄卜分宏大。而一個“愁”字又把讀者的心思從眼前壯麗的景色帶到現實中風雨飄搖的南宋朝廷,如此大好河山競忍心拱手讓與敵人,不禁使人萬分憤慨。這幾首詩中的雄渾豪邁之氣已超越一般男子之所作,其氣魄之大,見解之深,思慮之廣,已足可俯視巾幗、不讓須眉了。

      善于使事用典是宋詩的一個重要特色,李清照也不例外。為了表達她的愛國情感,她偏愛在詩中援引英雄人物的事跡,如《烏江》中的項羽,《詠史》中的嵇康,志在恢復山河的王導與堅決主戰的劉琨(“南渡衣冠少王導,北來消息欠劉琨”)等。李清照在詩歌中善于用典來表達情感或透徹說理。她在《上樞密韓肖胄詩》中用典二十多處,無論是敘事,還是抒情,均多借用典故,或明用,或暗用,或正用,或反用。表情貼切,含義深刻。如她為了說明對敵人不可輕信,連舉二例“衷甲昔時聞楚幕,乘城前日記平涼”。上半句用了春秋時楚人欲于盟會中襲晉,把甲穿于衣中,使晉人不備的典故,下半句則化用了唐貞元三年,侍中渾城與吐蕃相尚結贊盟于平涼,為吐蕃軍所劫事。還有為了勸說二使臣廣泛使用當地人才,說道:“露布詞成馬猶倚,崤函關出雞未鳴”,用袁虎、孟嘗君事來說明人才的重要性,用典十分貼切、得當。

      浪漫主義色彩也是李清照詩的一個重要特色。她善于通過想象和聯想營造詩境,抒發感想。如《上樞密韓肖胄詩》的第二首七律,便通篇都是作者的想象。“想見皇華過二京,壺漿夾道萬人迎”,作者想象宋朝使臣出使金國,經過昔日的國都,必將受到當地百姓的熱烈歡迎,反映出北方人民迫切希望恢復國土的心情。《曉夢》:“曉夢隨疏鐘,飄然躡云霞。因緣安期生,邂逅萼綠華。秋風正無賴,吹盡玉井花。共看藕如船,同食棗如瓜。翩翩坐上客,意妙語亦佳。嘲辭斗詭辯,活火分新茶。雖非助帝功,其樂莫可涯。人生能如此,何必歸故家。起來斂衣坐,掩耳厭喧嘩。心知不可見,念念猶咨嗟。”這是一首極具浪漫色彩的詩歌。詩人描繪出夢中的理想境界,在那里人們可以自由自在無拘無柬地生活,正當詩人沉浸在這一美好世界之中時,夢忽然醒了,看看周圍的現實世界,不禁嘆道:“心知不可見,念念猶咨嗟”。嗟嘆之人又何止清照一人,天地悠悠,古往今來不知有多少人為理想的難以實現而愴然涕下,現實和理想之間難以跨越的距離,成為人類永恒的悲嘆!

      二、李清照詩歌風格形成的原因

      李清照作為一位久居深閨的貴婦,一介女流竟然能夠“做詩以詆士大夫”,其詩作豪邁剛健,奇氣橫溢,有大丈夫氣概,其政治見解也獨樹一幟,觀點新穎深刻,這在當時女詩人中是極少見的,而形成這種詩歌風格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是家庭原因。其父李格非是著名的文學家,母親王氏也愛好文學,良好的家庭環境使她的文學造詣日益精深。清照l8歲時嫁給趙明誠,夫妻二人志同道合,伉儷情深。婚后,清照一直協助丈夫收集金石書畫,并跟隨丈夫仕宦,到過很多地方視野也較一般閨閣貴婦開闊。家庭環境的開明與文學氣氛的濃厚給李清照的才華以極大的肯定與保護,在普遍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封建社會,李清照雖不是唯一的特例,但卻是其中最突出的。她對事物往往有自己的獨特見解,思想深刻、新穎能發人深省。如她的《浯溪中興頌詩和張文潛》一語道破安史之亂形成的根本原因,即唐玄宗的“酒肉堆中不知老”,把批判的矛頭直指封建最高統治者。比張耒“玉環妖血無人掃”的紅顏禍水論不知要高明多少倍。

      熱門推薦

      最新文章

      久播在线理论片中文